强实名制后演唱会门票好抢了吗?

时间:2023-11-26 10:00:29阅读:94779
随着演出市场的强势复苏,今年以来大型演唱会遍地开花,歌迷大呼过瘾的同时,也饱受黄牛炒票的困扰。为此,文旅部、公安部今年9月发布通知,5000人以上大型营业性演出活动要求强实名制购票,即每场演出每张身份

随着演出市场的强势复苏,今年以来大型演唱会遍地开花,歌迷大呼过瘾的同时,也饱受黄牛炒票的困扰。

为此,文旅部、公安部今年9月发布通知,5000人以上大型营业性演出活动要求强实名制购票,即每场演出每张身份证件只能购买一张门票,购票人与入场人身份信息要保持一致,不得转让。这有效地控制了黄牛倒卖演唱会票的情况。

与此同时,有很多网友反映想要看演唱会还是有点难,甚至有的演唱会、有些场次比之前还要难抢。

头部艺人的票依然难抢拼手速不现实

今年10月,周杰伦演唱会上海站打响门票保卫战的第一枪:演唱会首次实行强实名制政策,购票后不得转赠、转售。强硬的政策效果立竿见影演唱会开始前几天黄牛为了减少损失不得不割肉,认赔20%。

周杰伦上海演唱会之后,其他艺人演唱会陆续开始强实名制购票,有效地控制黄牛倒卖演唱会票的情况。这让不少粉丝拍手叫好,纷纷表示自己终于能在售票网站上凭手速抢到票了,一些场次甚至不需要抢,优哉游哉就可以买到票;有的艺人的票甚至打折出售,比定价还要便宜。

但与此同时,头部艺人的票在实名制之后依旧难抢。11月18日,央视网举行演唱会购票强实名制后抢票变容易了吗的网络调查。参与投票的6.1万人中,有3.4万人选择了僧多粥少,还是有点难,只有7581人选择了比以前容易多了。这表明,强实名制后,演唱会购票还是很难。

这些演唱会的票难抢,主要是因为想看的人太多,而门票数量有限。以周杰伦嘉年华巡回演唱会天津站为例,据大麦网显示,演唱会门票共有4轮抢票机会,放票近13万张,有超520万人标记想看抢到票的几率小之又小。

策划过多场大型演唱会的资深演出策划晓飞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分析:从积极一面去看,说明供求关系不平衡,卖方市场下,商品自身价值更大。通俗讲就是艺人的市场号召力强大,即形成一票难求。

路人黄牛少了专业黄牛办法多?

北青报记者采访中发现,强实名制后,一个新的产业链又出现了:一些黄牛研发了专门用于抢票的软件,甚至专门组成了一个千人抢票团队。他们会提前绑定客户的身份证信息,帮忙抢票成功,则收取高额的代抢费;如果没有抢到票,100%退款还给客户。

采访发现,这些用各种方式代抢的,仅仅是散户黄牛。

从2012年开始追演唱会的五月天歌迷年年告诉北青报记者,强实名制之后机构黄牛和票务公司都开始疯狂溢价,万众抵制的路人黄牛在强实名制下已经很少见了,但是专业黄牛却赚得更多了。普通消费者的限制也更多了:我好不容易找了十几个朋友抢到了两张票,但因为不是我的信息没办法转赠。普通消费者对抢票束手无策,但黄牛却办法总比困难多。

内部票抢手?看台票2至3倍溢价

一般代抢的价格从几百到几千元不等,更贵的是一些溢价的内部票,包括所谓的内部票邀请函。今年7、8月份TFBOYS十年之约演唱会官宣后不久,就有媒体报道第一排门票已被黄牛标价至20万元一张,第二、第三排也要15万元一张。甚至有聊天记录显示,演唱会前五排单张票被炒至50万元,一张第一排门票的价格为200万元。这些内部票可以扫码录入个人姓名、身份证等信息,在官方售票平台的电子票夹中显示,不可转赠。很快,主办方声明该次演唱会没有邀请函,呼吁公众不要相信黄牛。

近日,记者以消费者身份咨询一位网络票务客服了解到,在最近的时代少年团澳门站演唱会中,票面780元的座位最高达到1.3万元,票面2600元的座位最高达到2.6万元。目前的市场,普通看台票出现2至3倍溢价更是常态。看来,头部艺人的演唱会门票溢价十分严重。不少网友因此发问:一些黄牛和票务机构是如何拿到这些票的?

资深演出商孟伦表示,虽然强实名制目前平稳实施,但要想完全抵挡黄牛并不容易,市场上总会出现新的倒卖模式,市场火了,就会有各类渠道把票卖给黄牛。监管部门需要适时调整管理手段。

更有业内人士爆料,公开抢票的一级票务市场不过是主办方众多渠道之一,有些主办方和官方售票平台为了赚钱,将一部分票高价转卖给黄牛,导致实际公售票数只有很小一部分。如此,甚至营造出了一种演唱会火爆、一票难求的假象,方便高价门票在二级市场销售。

缺货登记背后有歌手演唱会看台空空

假象总有被戳穿的时候。

在黄子韬2023巡回演唱会广州站上的观众发现,直到演唱会快开始,内场和看台仍然空了很多位置。在某票务平台上,原价2368元的内场票只要262元,粉丝更是可以免费升舱。这样的福利让现场原价购买门票的观众心里十分不平衡原来,官方售票平台早早就在各个票档都标注的缺货登记,如今看来显然并非实情。原定两场的演唱会,后来主办方公告称艺人生病失声而取消11月17日的演出。18日的票除最低价的368元、502元两个档位售罄外,其余档位都还有余票。因此,有人猜测17日演唱会取消的原因可能也与门票销售情况不佳有关。这场演出除了门票打骨折,被爆内场坐席空缺、秩序混乱,甚至有人在朋友圈称自己没有花钱就进去了因为现场空座位太多,进去帮忙充人数;还有网友称在某平台九块九就能买到门票。

观察

还有很多待完善

显然,强实名制还有待完善虽然很多演唱会已经开始实行一人、一证、一脸,但还是有一些主办方并没有严格执行。

与此同时,不少消费者反映强实名制在实行的过程中带来的不便:当普通消费者因为一些不可抗因素需要退票时,平台却没有一个万全的处理措施。不久前,江苏省消保委就对强实名制购票提出了建议,认为文体演出行业可以参考铁路售票机制,完善购票、退票等流程,完善售后服务机制,建立完善的候补退票流程,避免黄牛票在二级市场泛滥。

晓飞认为,强实名制大大打击了黄牛党,有效促进演出市场的健康发展。与此同时,如何兼顾实名制与退票、转赠的正常需求,也是对市场管理者的考验,主办方溢价,很大的原因在于声称票已售罄。是否真的售罄,需要有关部门加强监管、加大打击力度。大数据时代,相信这点不难做到。期待更繁荣有序的演出市场,期待更理性成熟的消费者,也期待更便民的管理措施。

文/本报记者寿鹏寰 实习生王佳懿

来源:北京青年报

相关资讯

评论

  • 评论加载中...
--== 选择主题 ==--